国子祭酒俗人误认为“七月流火”乃夏令大热之

未知 2019-01-04 15:07

  戊戌三月十九,北大百二十年校庆。校友云集,高朋满座,更有大贾李彦宏捐款六亿六千万钱。于是国子祭酒林公建华乃登台致词焉。词稿有“要立鸿鹄志”之句,林公读及,稍迟疑,旋读曰:要立“鸿浩”志。此乃识字之误,非口误也。“鸿鹄之志”语出《史记·陈涉世家》:“嗟乎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!”北大乃天下学府之首,统领文理工法经管农教医诸学,林公贵为国子祭酒,博士导师,当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不想竟出此谬误,于是网络大哗!或谑曰:燕雀闻之,欲打人耶!未几,其视频搜索不得,或已为合鞋矣。

  甲申,台湾宋公楚瑜访于清华。国子祭酒顾公秉林乃赠宋公小篆一幅,为张仃所书黄遵宪与梁启超之诗,诗曰:寸寸河山寸寸金,侉离分裂力谁任?杜鹃再拜忧天泪,精卫无穷填海心。顾公当众颂之,读及“侉”字,不知其音,遂卡壳,台下学子哄笑!幸有旁人提醒方圆场,难堪之极!

  甲午,台湾郁公慕明访于人大,祭酒纪公宝成致辞,词中有“七月流火,但充满热情的岂止是天气”句,遂为笑柄。“七月流火”语出《诗经》,意为大火星西移,天气转凉。俗人误以为“七月流火”乃夏日大热之意。

  乙酉,连公战演讲于厦大。祭酒朱公崇实请连公题字。连公乃题:“泱泱大学止至善,巍巍黉宫立东南”句。朱公读“黉”为“皇”,众学子竟致以掌声?殊不知“黉”音“红”,乃校门之意。呜呼哀哉!

  遥想当初,北大、清华大师云集,如王国维、梁启超、陈演恪、蔡元培、梅贻崎、胡适、赵元任之辈,皆鸿学博儒,学贯中外,震烁古今,焉有识字之误?及今,北大清华岁出万人,堪为大师者几何?呜呼,胜地虽在,而圣人不常,今国子祭酒主修为官之道,不事学问,致有此谬。遂作打油诗一首:

标签 国子祭酒
这里是广告位780*90
这里是广告位780*90
这里是广告位300*250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