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众人皆言罪不至死2018年12月23日

未知 2018-12-23 19:58

  皇上的鸩酒,可以毒死一位宰相,却不能抹掉历史,薛国观用生命给历史作了注释

  薛国观(?——1641)明代韩城人,家原居薛曲村后迁北关。明万历四十七年进士,授莱州推官。天启四年,擢户部给事中(谏诤时政得失之官),数有建白。 崇祯九年,任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,入阁辅政;历任吏、兵、礼、刑科主事,后升任礼部尚书,官至宰相,加太子太保、户部尚书,进文渊阁;再加少保、吏部尚书,进武英殿。

  薛国观担任谏官时,不结党营私,力主正义,曾经抬着棺材弹劾权奸,震惊朝野。明崇祯元年,薛国观奉命纠察辽东军务祭祀北镇时(今辽宁锦州市东北),不惧不避,向毅宗进言,关内外军营将吏舞弊、克扣粮饷一事,毅宗遂诏令褒扬了一些忠于朝廷的官员,并惩治了副将王应晖等六人以及属下的吏员,薛国观深得赞许。史称其“清介端方,风裁严峻”,被提升为都擦院左佥都御史。他担任礼部尚书期间,上疏请求动用国库藏银,动员官员捐俸,用以奖励军士、赈济贫民,并禁止皇亲国戚弄权谋财。

  崇祯三年秋,因御史陈其猷的推荐,薛国观起任兵科都给事中,后迁任礼部都给事中,并迁太常少卿。崇祯九年,擢任左佥都御史。十年八月拜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,入朝参与重大朝政机务。十一年六月擢升为礼部尚书,次年二月薛国观出任首辅。后论剿寇功,加太子太保、户部尚书,进文渊阁;再论城守功,加少保、吏部尚书,进武英殿。

  崇祯年间,李自成举义讨明,朝廷连年多次剿战,但因朝廷国库空虚,尤其是兵饷不足,形势甚为被动。时任首辅的薛国观因同情百姓疲惫,于是向毅宗皇帝谏言,向朝廷百官和皇戚国亲借助银两筹集兵饷,以解朝廷燃眉之急。此举虽得到皇帝的首肯,但由于皇戚内亲们的强烈反对,建议难以推行。薛国观奏请毅宗说:“在外群僚,臣等尽力为之;但内亲戚腕,非圣上亲自督办不可。”其时,孝定太后哥哥的孙子、武清侯李国瑞诡称家中无银可借。他不但藏匿财产,还假意拆毁府宅,变卖家中器物,以示家资已尽,向皇帝发难。皇帝震怒之下,罢去李国瑞武清侯爵位,李被吓死。此事闹得满城内亲恐惶,百官大臣人人自危。适逢五皇子有病,李国瑞的家人串通宫内宦官和内妾,谣传孝定太后是九莲菩萨,在空中显灵,怪罪皇帝薄待外亲,妄言所有皇子都要夭折。继而,五皇子病死。毅宗大为惶恐,急忙封李国瑞七岁的儿子李存善为侯,并将所纳金银全部发还。这次向皇亲借银的风波,成为薛国观失意于朝廷的重要因素,毅宗皇帝把一肚子怨气迁怒于薛国观。

  崇祯十三年六月,杨嗣昌出任督师。此时,闯王李自成起义军已有百万之众,转战于河南、陕西、湖北、四川等地,加之清兵已经人关,明王朝岌岌可危。杨嗣昌据此陈奏毅宗。毅宗令薛国观拟谕,薛未知皇帝意图,反拟旨晋升杨官职。给事中袁恺又奏薛国观藐视朝廷,毅宗联想到“借银风波”更加气愤,怒言:“朝廷辅臣,疏论各异,成何体统!”遂罢去薛国观官职,令其回家,余怒尚未消除。

  薛国观罢官离开京城后,又有人诬告他受贿,薛国观也急忙连上奏章,为自己辩解,并言受礼部主事吴昌时诬陷,毅宗断然拒之不纳。是年十一月,毅宗以行贿有据,并诏令逮薛国观。崇祯十四年七月,薛国观人京都,毅宗命待令外邸。八月八日,监刑者到薛住处时,使臣宣读皇帝赐死诏书后,薛自缢而死(一说饮鸩酒)。

  薛国观任首辅三年,虽获罪于朝,但世人皆言罪不至死,并议论皇帝系以私愤杀之。后世人还以《相国薛公墨辩》一文,为之辩解。虽然薛国观含冤饮恨,但无论是为社稷,为家乡,薛国观都是功不可没,无愧为一代名相。

  内容原创,传播积极向上的正能量。描写在韩城的一切事物(美食、美景、人物故事、节假日美文、自身经历、韩城相关历史事迹或故事、乡愁乡情、小时候的故事、物件、游戏……)等具有吸引力的文章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标签 毅宗
这里是广告位780*90
这里是广告位780*90
这里是广告位300*250
友情链接: